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注我们
网站首页 > 政法 > 短视频步入深水区 PGC模式成平台竞争优势
  • 短视频步入深水区 PGC模式成平台竞争优势
  • 2019-07-10 09:44:40 来源:曼日共何网
  • “银行一直说合同是跟阳光保险签的,跟银行没有任何关系,如果觉得有问题,就打官司告他们。可如果不是被误导,我能签这种合同嘛?”王永发只好去阳光人寿保险内蒙古分公司维权,得到的答复是,可以退还500万元本金,但只能按银行一年定期存款利率1.95%支付利息,即9.75万元。

    高爽表示,目前,UGC依然是短视频内容的主体,PGC模式还需要更多精力和耐心去打磨。面临行业生存发展环境的变化,提高内容质量成为当务之急,变现也仍是所有平台和制作团队持续发展的核心诉求。随着网民对文化娱乐的需求日益旺盛,UGC仍将是短视频长尾市场的主要模式,PGC则更加适合发挥IP和消费价值,为短视频头部市场带来更高的收益。

    业内人士普遍认同,本次深圳住房新政是2016年“深八条”政策的延续,是补漏洞的一个政策,亮明了政府调控楼市、打击投机行为的坚定态度,对于稳定房地产市场具有积极意义。(记者杨振)

    其次,随着专业制作团队的加入,精品化的PGC短视频内容逐渐成为主流。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统计数据,从平台流量看,以秒拍为例,尽管其UGC贡献了90%以上的内容量,但是从播放量看,排名靠前的PGC内容占比90%;另有数据显示,PGC内容已经贡献了腾讯的10%,爱奇艺30%,优酷土豆有更高的流量占比。从用户使用来看,UGC由于其发布门槛低,故平台一般不提供搜索功能,基本依靠推荐算法,而PGC则可以编辑分类,从而更利于视频传播。从变现渠道看,UGC个人化特点突出、内容相对分散,且基于内容产生的社交关系链较弱,社群经济开发价值很低,平台难以凭此产生广告受益,而PGC则是带有IP价值和电商营销价值的优质内容,利于PGC制作团队实现商业化,平台还能参与分成,广告主在平台的投放也变得更加有效。

    辽宁省北镇市广播电视台发布违法广告案。当事人发布“唐通5.0”广告。广告利用“刘洪滨”扮演的专家作推荐证明,使用医疗用语,含有易与药品相混淆的内容,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违反了《广告法》第十七条等规定。2017年4月,辽宁省北镇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行政处罚,责令当事人立即停止发布违法广告,罚款3万元。

    针对这两种短视频模式,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分析师高爽在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时分析,首先,UGC之所以受到草根用户的追捧,主要因其制作成本低、技术要求低,流量的吸附力强。短视频是目前对中国互联网长尾市场挖掘相对充分的应用,这一产业依靠UGC模式低门槛、传播快、流量大的优势,在发展初期实现用户的迅速覆盖。这建立在宽松监管和包容发展态度的基础之上,短视频行业初期的“野蛮生长”带动了社交平台流量,为视频领域注入新的增长动力,激发民间文化创作活力,激活三四线城市网民应用。

    根据该校董事会章程,董事们有为该校的建设和发展提供资金、物质、信息等支持的义务;

    ——为抗战老战士发放一次性生活补助。根据中央部署要求,民政部、财政部联合下发通知,对部分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发放一次性生活补助,发放标准为每人5000元。目前,这项经费中央财政已经下达各地,各地正在抓紧落实,确保9月底前将补助金全部发放到老战士、老同志手中。

    随着短视频市场用户流量与广告价值的爆发,短视频APP平台数目增多,长尾用户扩大。据《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2018)》统计,当前国内短视频平台数量已超过100家,且数量仍在增长。

    在短视频大热的同时,监管规则也在趋严,行业生存发展环境发生变化,市场进行洗牌,将对短视频平台的经营模式产生深刻影响。唯有深耕差异化,用优质内容取胜,才能让产品保持长久的生命力。不难预计,短视频产业的未来趋势将从“群雄逐鹿”转向“深水区存活”,专业的优质内容和差异化特色模式将凸显其价值。

    作为中国新的环保主义目标,这条太阳能公路甚至不是济南的第一条太阳能公路。修建这一太阳能公路的齐鲁交通发展集团也在济南市内修建了一条太阳能路段作为试点。

    此外,为避免某些法官以审判委员会为“挡箭牌”,在办理个案中逃避责任,有必要对审判委员会进行深度改革。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律师协会监事长施杰建议,对审判委员会的性质和职能作出转变,把审判委员会定性为一个业务指导和咨询机构。审委会成员构成必须是从事过审判实践的法官。

    不管短视频行业如何“混战”,绕不开两种模式:专业生产内容的PGC(Professionally-generatedContent)模式以及用户原创内容的(User-generatedContent)UGC模式。

    短视频被认为是直播的延伸领域,堪称2017年互联网领域的“新贵”,2018年以来,短视频依然矗立风口,被众多企业追捧。然而,包括抖音、快手等在内的短视频品台领跑者也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平台内容高度同质化、套路化、审核机制不完善、内容把关不严等批评声音此起彼伏,近期未成年用户发布不良视频事件更是造成严重负面影响,国家网信办相继约谈多家平台,从严监管,令其整改。

    刘华东本想着投靠朋友落脚,辗转了临沂、北京、大连、哈尔滨、海拉尔、扎兰屯、齐齐哈尔,然而却没有人肯收留,最终落脚到了威海。

    新华网北京5月3日电(记者陈听雨)国家版权局近日发布的《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2018)》显示,我国网络版权产业继续保持快速增长趋势,其中,短视频产业增长迅猛,用户规模已经突破4.1亿人,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将超过350亿元。

    上世纪60年代,沈家本的四世孙、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沈厚铎,曾想要把祖上留下的一些书稿送给学校,却被当即拒绝。沈厚铎还记得对方这样回复他,“我们研究的是无产阶级的法制,你这是封建社会的东西,我们不要。”

    与此同时,UGC模式也带来了内容质量参差不齐、用户粘性低、变现模式不清的问题。尤其近期,在未成年人不良视频事件的影响下,管理部门开始加强监管,提出了“上传总量和播出总量必须立即下调到与审核力量相匹配的规模”以及“先审后播”等要求,对UGC模式为主的平台产生了重大影响。目前,今日头条的审核员工已逾万人,快手正在紧急招聘3000人规模以上的内容审核团队。平台成本的增加,成为UGC日渐式微的重要原因。

上一篇:中国驻印度大使罗照辉在印媒发表文章纪念中印建交69周年 下一篇:公安部通缉十名特大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在逃人员